卵子不好 卵巢问题 免疫保胎 遗传基因


胎停怎么办?邱女士为梦赴台




*   PGS技术助力,与宝宝再度相遇   *


邱女士与先生结婚4年,然而之前一直没有怀孕症状。心急如焚的她与众多不孕不育家庭一般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路。或许与外贸行业有关,她吸收新事物的能力很快。在看诊吃药无效后,果断的进行了试管。


最初是在大陆某大医院做的是第二代试管,后来怀孕了,5Hcg600多,而孕酮偏低,医生开了保胎药后Hcg翻倍,一直到8周到了12万多,以为就安枕无忧了,可是才过2周就出血了,去做B超监测出胚胎停育。邱女士伤心欲绝,有追问过医生原因,可都是一些不明原因的模糊说词。大概意思是胚胎质量出现了问题。


如同晴天霹雳,邱女士后来连着半年都以泪洗面,工作也辞了,把自己关在家里,甚少出门。后来是她的丈夫看着妻子从以前的开朗活泼转变成现在的沉默寡言,也带着再试一次的心态,找到了我们BabyCome团队。先生是位胆大心细的人,他说自己在网络上也做了不少功课,从生育论坛到知乎贴吧。后来,选择了我们BabyCome团队


邱女士是在丈夫陪同下一起来的,在来到我们babycome团队的那一刻她心里还带着怀疑,是她丈夫的一直劝说下才肯留下与我们交流情况。我们将他们提供的AMH和六项激素、精子的检查以及清宫后的胚胎染色体绒毛检测报告发送到台湾医学中心,我们也后续安排了远程视讯问诊。台北医师为她分析情况,一切都正常的情况下,又排除其他外在因素,染色体异常这块可以靠PGS技术来筛查。


邱女士在半信半疑中,决定再试一次,跨海去做第三代试管。我们帮她办理好医疗签证,预定好酒店以及赴台后地陪人员的陪同,她心情从沉重慢慢的舒缓开来。


整个疗程还算顺利,先是AMHCA125评估,促排、取卵、胚胎培养。随后,台北的医师团队在十余颗受精卵中选取了五颗,而利用PGS技术筛查后剩了两颗。他们将胚胎培养到囊胚期,再行胚胎植入。邱女士回到内地后,我们建立了微信群,让台湾的医师团队时刻了解邱女士的情况,一直到邱女士临盆前,我们宝宝来团队及医师团队心上的大石才落地。


后来,邱女士带着健康的小宝宝回到我们这里。邱女士反馈我们说:现在回想起,还心有余悸,害怕又会遇到胎停。万幸万幸…..还好当时老公的坚持,要不然就真的错过了….幸好…”她很感谢我们为她介绍的医师,很敬业,很耐心的为她解答每一个小问题,还一直安慰她。而且整个诊疗很安静,没有人打扰,她也不用担心隐私问题。


她说,这些年的曲曲折折,绝望与痛苦,总算是熬出头了。







*   追求着床率还是健康宝宝?  *



或许大家都知道,胚胎外观与发育状况和着床的几率具有很大的关联性,也就关系着是否能够让准妈妈们怀孕,拥有自己的宝宝。现今大多数的医院在培养观察胚胎时,采用固定式的时间点来观察拍照,或许一天一次、两次,观看胚胎的外观状况来作为胚胎是否良好的标准。


在胚胎发育的第三天(72小时)就将胚胎植入,胚胎在人工的环境下待的时间越长,不只造成实验室工作量的增长,对于胚胎发育来说是个不利的因素,可能会导致胚胎染色体的变化,而台北医学中心选择将胚胎培养到囊胚,让胚胎经过层层关卡的筛选淘汰,挑选出好胚胎,诚实而勇敢面对结果的策略有所不同。


但是如果从胚胎是否健康的角度反思,缩时观察仍然跳脱不了形态与速度的迷思,染色体不健康的胚胎其外观与分裂速度与正常者很难区分,若单纯只为了减少实验室工作量,这套系统或可投资,若从植入一颗健康囊胚的角度思考,最好的策略还是囊胚培养辅以着床前基因诊断。


追求着床率还是要兼顾健康宝宝?后者只要植入一颗健康囊胚即可达成相同的着床率,为此多培养两天(囊胚)与基因诊断(PGD/PGS所需付出的人力与成本比较高,后者是难走的路,也是我们台北医学中心的坚持。



宝宝来收到的第一封感谢信。今年,是个很特殊的一年。是我和我先生交往第10周年,结婚第5周年,也是我们迎接期待已久爱的结晶的一年。 谢谢台北医疗团队,还有“BabyCome”服务团队为我们做的全程咨询方案计划,让原本已经放弃的我们,决定跨海去台湾做第三代试管疗程,真的可以如愿的遇到上天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在第一次的试管失败后(之前在大陆医院已经试过一次第二代试管),台北的主治医师不厌其烦的一直帮我寻找失败的原因,让原本已经丧失信心的我们,再次鼓足勇气,再面对一次试管的流程。过程是艰辛漫长,个中苦楚,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这次在台湾做PGS, 才让我们知道,原来外观看起来漂亮的受精卵其实基因都不健全。在10余颗受精卵中选取5颗进行PGS筛检, 只有两颗是健全的。所以我们就植入了这两颗颗健康的受精卵。 今天,是我们爱的结晶满月,看着她一天天健康的长大,心中满满的幸福与感恩。也希望还在求子路途的大家,不要放弃希望,加油。 PGS技术助力,与宝宝再度相遇 邱女士与先生结婚4年,然而之前一直没有怀孕症状。心急如焚的她与众多不孕不育家庭一般开始了漫长的求医之路。或许与外贸行业有关,她吸收新事物的能力很快。在看诊吃药无效后,果断的进行了试管。 最初是在大陆某大医院做的是第二代试管,后来怀孕了,5周Hcg600多,而孕酮偏低,医生开了保胎药后Hcg翻倍,一直到8周到了12万多,以为就安枕无忧了,可是才过2周就出血了,去做B超监测出胚胎停育。邱女士伤心欲绝,有追问过医生原因,可都是一些不明原因的模糊说词。大概意思是胚胎质量出现了问题。 如同晴天霹雳,邱女士后来连着半年都以泪洗面,工作也辞了,把自己关在家里,甚少出门。后来是她的丈夫看着妻子从以前的开朗活泼转变成现在的沉默寡言,也带着再试一次的心态,找到了我们BabyCome团队。先生是位胆大心细的人,他说自己在网络上也做了不少功课,从生育论坛到知乎贴吧。后来,选择了我们BabyCome团队。 邱女士是在丈夫陪同下一起来的,在来到我们babycome团队的那一刻她心里还带着怀疑,是她丈夫的一直劝说下才肯留下与我们交流情况。我们将他们提供的AMH和六项激素、精子的检查以及清宫后的胚胎染色体绒毛检测报告发送到台湾医学中心,我们也后续安排了远程视讯问诊。台北医师为她分析情况,一切都正常的情况下,又排除其他外在因素,染色体异常这块可以靠PGS技术来筛查。 邱女士在半信半疑中,决定再试一次,跨海去做第三代试管。我们帮她办理好医疗签证,预定好酒店以及赴台后地陪人员的陪同,她心情从沉重慢慢的舒缓开来。 整个疗程还算顺利,先是AMH、CA125评估,促排、取卵、胚胎培养。随后,台北的医师团队在十余颗受精卵中选取了五颗,而利用PGS技术筛查后剩了两颗。他们将胚胎培养到囊胚期,再行胚胎植入。邱女士回到内地后,我们建立了微信群,让台湾的医师团队时刻了解邱女士的情况,一直到邱女士临盆前,我们宝宝来团队及医师团队心上的大石才落地。 后来,邱女士带着健康的小宝宝回到我们这里。邱女士反馈我们说:“现在回想起,还心有余悸,害怕又会遇到胎停。万幸万幸…..还好当时老公的坚持,要不然就真的错过了….幸好…”她很感谢我们为她介绍的医师,很敬业,很耐心的为她解答每一个小问题,还一直安慰她。而且整个诊疗很安静,没有人打扰,她也不用担心隐私问题。 她说,“这些年的曲曲折折,绝望与痛苦,总算是熬出头了。” 追求着床率还是健康宝宝? 或许大家都知道,胚胎外观与发育状况和着床的几率具有很大的关联性,也就关系着是否能够让准妈妈们怀孕,拥有自己的宝宝。现今大多数的医院在培养观察胚胎时,采用固定式的时间点来观察拍照,或许一天一次、两次,观看胚胎的外观状况来作为胚胎是否良好的标准。 在胚胎发育的第三天(72小时)就将胚胎植入,胚胎在人工的环境下待的时间越长,不只造成实验室工作量的增长,对于胚胎发育来说是个不利的因素,可能会导致胚胎染色体的变化,而台北医学中心选择将胚胎培养到囊胚,让胚胎经过层层关卡的筛选淘汰,挑选出好胚胎,诚实而勇敢面对结果的策略有所不同。 但是如果从胚胎是否健康的角度反思,缩时观察仍然跳脱不了形态与速度的迷思,染色体不健康的胚胎其外观与分裂速度与正常者很难区分,若单纯只为了减少实验室工作量,这套系统或可投资,若从植入一颗健康囊胚的角度思考,最好的策略还是囊胚培养辅以着床前基因诊断。 追求着床率还是要兼顾健康宝宝?后者只要植入一颗健康囊胚即可达成相同的着床率,为此多培养两天(囊胚)与基因诊断(PGD/PGS)所需付出的人力与成本比较高,后者是难走的路,也是我们台北医学中心的坚持。







电话

400-8920-779

微信

地址

重庆市 江北区 北滨路珠江国际写字楼B4栋20层

返回
顶部

卵子不好 卵巢问题 免疫保胎 遗传基因